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讀   沈德潛古詩源選 

頁: 目錄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8/2010  

曹丕

魏文帝曹丕(187-226),字子桓,曹操次子。建安二十五年(220)代漢即帝位,在位七年。他生長在戎旅之間,自幼閑習弓馬 ,好讀書,著述不少。現存完整詩歌約四十首,體式多樣,語言通俗,抒情之作也深婉有致。

燕歌行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群燕辭歸鵠南翔,念君客遊多思腸。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絃發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

(余冠英注: 本篇屬(相和歌-平調曲)寫女子懷念在遠方作客的丈夫,是言情之名作。樂府詩題上冠以地名是表示聲音的地方特點,如本題和《齊謳行》 ,《隴西行》等都如是。到後來聲音失傳,作者便用來歌咏各地的風土。燕是北方邊地,征戍不絕,所以《燕歌行》多半寫離別。曹丕此篇一向被人特別注意 ,固然因為它情致婉委,節奏美妙,同時也因為它是我們所能見到的最古的完整七言詩。  (念君客遊多思腸一作思斷腸)
 
善哉行   二首 
上山採薇,薄暮苦饑。谿谷多風,霜霜沾衣。野雉群雊,猿猴相追。還望故鄉,鬱何壘壘。高山有崖,林木有枝。憂來無方,人莫之知。人生如寄,多憂何為 。今我不樂,歲月如馳。湯湯川流,中有行舟。隨波轉薄,有似客遊。策我良馬,被我輕裘。載馳載驅,聊以忘憂。

(余冠英注: 本篇屬(相和歌-瑟調曲),寫旅客懷鄉之情,是四言詩中有名的作品。《樂府詩集》作魏武帝曹操詩 ,今從《宋書 - 樂志》。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妍姿巧笑,和媚心腸。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哀絃微妙,清氣含芳。流鄭淚楚,度宮中商。感心動耳,綺麗難忘。離鳥夕宿,在破中洲 。延頸鼓翼,悲鳴相求。眷然顧之,使我心愁。嗟爾昔人,何以忘憂。

 (趙福壇注: 這是一首愛情詩。詩中描寫了女子的美貌和音樂才能,最後以宿鳥的"悲鳴相求"作比 ,說出追求者的苦悶。王夫之說:"排比入其腕,俱成飛動。"對這首詩的藝術性作了較高的評價。)

雜詩   二首
漫漫秋夜長,烈烈北風涼。展轉不能寐,披衣起彷徨。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視清水波,仰看明月光。天漢迴西流,三五正縱橫。草蟲鳴何悲,孤雁獨南翔 。鬱鬱多悲思,綿綿思故鄉。願飛安得翼,欲濟河無梁。向風長歎息,斷絕我中腸。

西北有浮雲,亭亭如車蓋。惜哉時不遇,適與飄風會。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吳會非我鄉,安得久留滯。棄置勿復陳,客子常畏人。

(余冠英注: 本題二首都是游子詩,當是擬古樂府或古詩之作)

(趙福壇注: 這兩首都是寫遊子思鄉的詩,是擬古樂府或古詩之作。詩中多用比興手法描寫遊子身不由己,流落他鄉的境遇。前一首寫遊子思鄉,彷徨不安的生活境遇。後一首借浮雲以喻遊子飄泊不定的人生遭遇 。最後兩句寫久客異鄉的抑鬱心情。一說,此詩是曹丕征吳至廣陵時作)
 "雜詩"是一種題無定體的詩,最初見
《文選》所選的漢魏人詩 ,如《古詩十九首》等。這種詩原先大概都有題目,後來失傳了,選詩的人便稱之為  "雜詩"。 李善說:"雜者,不拘流例,遇物即言,故云雜也。"《文選》王粲(雜詩)注 。)

江淹    賦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江淹
(444 - 505),字文通,濟陽考城(今屬河南)人,歷仕宋,齊,梁三代,當時南朝統治勢力不穩定,各派勢力升沉消長,變動不常。江淹周旋於爭權奪利各統治集團之間,所聞所見,不乏驚心動魄之事 。他的兩篇名作(恨賦)和(別賦),雖然用了許多典故和詞藻來表達,却也是那個時代的影子,因此一向為人傳頌。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況秦吳兮絕國,復燕宋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風兮蹔起。是以行子腸斷,百感淒惻。風蕭蕭而異響,雲漫漫而奇色。舟凝滯于水濱,車逶遲於山側。棹容與而詎前,馬寒鳴而不息。掩金觴而誰禦,橫玉柱而霑軾。居人愁臥,怳若有亡。日下壁而沈彩,月上軒而飛光。見紅蘭之受露,望青楸之離霜。巡層楹而空揜,撫錦幕而虛涼。知離夢之躑躅,意別魂之飛揚。

故別雖一緒,事乃萬族。至若龍馬銀鞍,朱軒繡軸,帳飲東都,送客金穀。琴羽張兮簫鼓陳,燕趙歌兮傷美人,珠與玉兮豔暮秋,羅與綺兮嬌上春。驚駟馬之仰秣,聳淵魚之赤鱗。造分手而銜涕,感寂寞而傷神。乃有劍客慚恩,少年報士,韓國趙廁,吳宮燕市。割慈忍愛,離邦去堙A瀝泣共訣,抆血相視。驅征馬而不顧,見行塵之時起。方銜感於一劍,非買價於泉堙C金石震而色變,骨肉悲而心死。或乃邊郡未和,負羽從軍。遼水無極,雁山參雲。閨中風暖,陌上草薰。日出天而曜景,露下地而騰文。鏡朱塵之照爛,襲青氣之煙熅,攀桃李兮不忍別,送愛子兮沾羅裙。

至如一赴絕國,詎相見期?視喬木兮故里,決北梁兮永辭,左右兮魄動,親朋兮淚滋。可班荊兮增恨,惟樽酒兮敘悲。值秋雁兮飛日,當白露兮下時,怨複怨兮遠山曲,去複去兮長河湄。又若君居淄右,妾家河陽,同瓊佩之晨照,共金爐之夕香。君結綬兮千里,惜瑤草之徒芳。慙幽閨之琴瑟,晦高臺之流黃。春宮閉此青苔色,秋帳含玆明月光,夏簟清兮晝不莫,冬釭凝兮夜何長!織錦曲兮泣已盡,回文詩兮影獨傷。

儻有華陰上士,服食還僊。術既妙而猶學,道已寂而未傳。守丹畢茪顧,煉金鼎而方堅。駕鶴上漢,驂鸞騰天。蹔遊萬里,少別千年。惟世間兮重別,謝主人兮依然。下有芍藥之詩,佳人之謌,桑中衛女,上宮陳娥。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珪,明月白露,光陰往來,與子之別,思心徘徊。

是以別方不定,別理千名,有別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奪神駭,心折骨驚,雖淵雲之墨妙,嚴樂之筆精,金閨之諸彥,蘭臺之群英,賦有淩雲之稱,辨有雕龍之聲,誰能摹暫離之狀,寫永訣之情 者乎?

蹔同暫,慙同慚,謌同歌,珪同圭,莫同暮 ,菭同苔,豔同艷。

古詩十九首 (2)   之   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 鬱鬱園中柳。 盈盈樓上女, 皎皎當窗牖 。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昔為倡家女, 今為蕩子婦。 蕩子行不歸, 空床難獨守。

這也是思婦的詩。詩中明白交了思婦的身世,就是由"倡家女"成為"蕩子婦"。蕩子在外遨游忘返。當春光明媚的季節 ,那少婦凭倚樓窗,望着青青的楊柳和芳草,想着遠方的人。為自己的孤獨和寂寞發出嘆息。全詩共十句,首二句寫景色 ,次四句寫思婦的恣容儀態,末四句寫思婦的身世和愁思。     余冠英 《漢魏六朝詩選》)

馬茂元說古詩十九首


7/2010

魏 - 曹操 (155 - 220),字孟德,沛國譙縣(今安徽省亳縣)人。漢獻帝初參加討董卓。建安元年(196)迎獻帝遷都許昌 ,受封大將軍及丞相,從此挾天子令諸侯,成為北方的實際統治者。他用人强調唯才是舉,打破家世門第的限制。在他周圍集中許多人才,包括文學之士 。他自己雅愛詩章,好作樂府歌辭,今傳二十一篇。曹操的詩能擺脫古典的束縛而從民間文學吸取營養。往往慷慨悲凉,反映了他那個喪亂時代。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蒿里行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初期會盟津,乃心在咸陽。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饑蝨,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余冠英注: 蒿里行是挽歌,屬(相和歌 - 相和曲),古辭現存,言人死魂魄歸於蒿里(死人的居里)。曹操此作是以古題寫時事,叙漢末討伐董卓的群雄互相爭權利,造成喪亂,是當時的實錄)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短歌行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青衿,用詩經 - 子衿篇,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呦呦鹿鳴四句,用詩經 - 鹿鳴篇。 
(余冠英注: 這一篇似乎是用於宴會的歌辭,屬(相和歌 - 平調曲),其中有感傷離亂,懷念朋友,嘆息時光消逝和希望得賢才幫助他建立功業的意思。)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 

觀滄海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 ,若出其堙C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余冠英注: 末二句是合樂時所加,不關正文。  寫登山觀海,描寫自然的名作。建安十二年(207)夏五月曹操出兵征烏桓,七月出盧龍塞,九月勝利班師,經過碣石山)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龜雖壽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 ,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余冠英注: 末二句是合樂時所加,不關正文。  這是(步出夏門行)的末章。大意是說人壽有限而壯志無窮,但祚命長短不一定由天定,人也有可努力處。)

狐死歸首丘,故鄉安可忘

却出東門行
鴻雁出塞北,乃在無人鄉。舉翅萬餘里,行止自成行。冬節食南稻,春日復北翔。田中有轉蓬,隨風遠飄揚。長與故根絕,萬歲不相當。奈何此征夫,安得去四方 。戎馬不解鞍,鎧甲不離傍。冉冉老將至,何時返故鄉。神龍藏深泉,猛獸步高岡。狐死歸首丘,故鄉安可忘。

(趙福壇注: 本篇寫征夫久役p歸的懷鄉之情,也是作者自傷離亂的真情吐露。詩中多用比喻,讀來感人。)

江淹  恨賦    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

江淹
(444 - 505),字文通,濟陽考城(今屬河南)人,歷仕宋,齊,梁三代,當時南朝統治勢力不穩定,各派勢力升沉消長,變動不常。江淹周旋於爭權奪利各統治集團之間,所聞所見,不乏驚心動魄之事 。他的兩篇名作(恨賦)和(別賦),雖然用了許多典故和詞藻來表達,却也是那個時代的影子,因此一向為人傳頌。

試望平原,蔓草縈骨,拱木斂魂。人生到此,天道寧論!於是僕本恨人,心驚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 。至如秦帝按劍,諸侯西馳。削乎天下,同文共規。華山為城,紫淵為池。雄圖既溢,武力未畢。方架黿鼉以為梁,巡海右以送曰。一旦魂斷,宮車晚出。若乃趙王既虜 ,遷于房陵。薄暮心動 ,昧旦神興。別豔姬與美女,喪金輿及玉乘。置酒欲飲,悲來填膺。千秋萬歲,為怨難勝。至如李君降北,名辱身冤。拔劍擊柱,吊影慚魂。情往上郡,心留雁門 。裂帛系書,誓還漢恩。朝露溘至,握手何言?若夫明妃去時,仰天太息。紫台稍遠,關山無極。搖風忽起,日白西匿。隴雁少飛,代雲寡色。望君王兮何期?終蕪絕兮異域 。至乃敬通見抵,罷歸田里。閉關卻掃,塞門不仕。左對孺人,右顧稚子。脫略公卿,跌宕文史。齎志沒地,長懷無已。及夫中散下獄,神氣激揚。濁醪夕引 ,素琴晨張。秋日蕭索,浮雲無光。鬱青霞之奇意,入修夜之不暘。或有孤臣危涕,孽子墜心。遷客海上,流戍隴陰。此人但聞悲風汨起。血下沾襟。亦復含酸茹歎 ,銷落湮沈。若迺騎疊[,車屯軌。黃塵匝地,歌吹四起。無不煙斷火絕,閉骨泉堙C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風驚,秋風罷兮春草生。綺羅畢兮池館盡,琴瑟滅兮丘壟平 。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

(據昭明文選校)

"古詩"本是後代人對於古代詩歌的普通稱謂,漢人稱《詩經》為古詩,六朝人也稱漢魏詩為古詩 ,漢詩中有一批流傳到梁,陳時代,不但不知"作者"或作者"疑不能明",而且題目也失傳了(其中有些是樂府歌辭 ,但篇題已失),對於這些詩,編集者便一概題為"古詩",例如《文選》卷二十九所錄的(古詩十九首)就是這樣。(古詩)中有一部分曾被指為或疑是某些知名作家(如枚乘 ,曹植,傅毅,王粲)的詩,都不可信。

古詩十九首 (1)   之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倚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游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本篇是寫女子對於離家遠行的愛人的思念。首先追叙初別,然後說到路遠會難,然後訴述自己的相思憔悴和游子行不顧返,兩相對照,最後表示什麼都撇開不談 ,只希望在外的人自家保重。這詩的題材是民歌中常見的,它的風格也和民歌接近。         余冠英 《漢魏六朝詩選》)

馬茂元說古詩十九首


6/2010

垓下歌    項籍

項籍(公元前232 - 公元前202),字羽,下相人,秦末起義羣雄之一。秦滅後,自立為西楚霸王,後為劉邦所敗。最後在垓下一戰,楚軍瓦解,項籍自刎。
項羽被被劉邦的兵圍在垓下,夜中聽到劉軍在四面唱楚歌,驚異劉軍中楚人之多,心疑自己的根據地已為劉邦所得,於是慷慨悲歌。歌辭載在史記-項羽本紀漢書-項籍傳,後人編選入詩集時題為"垓下歌"。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大風歌    漢 - 劉邦

漢高祖劉邦(公元前256 - 公元前195),沛縣豐邑(今江蘇省豐縣)人。和項籍共擊秦,項籍立他為漢王。後來擊敗項籍,統一天下,在位十二年。劉邦有詩歌兩篇流傳,(大風歌)和(鴻鵠歌)。
劉邦平黥布還,過沛縣,邀集故人飲酒。酒酣時劉邦擊筑,唱了這首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壯士兮守四方。


秋風辭   漢武帝劉徹

劉徹(公元前156 - 公元前87),漢景帝之子,在位五十四年。劉徹在文治武功兩方面都有重要措施,在詩歌發展方面與他有關的是建立樂府,采集民歌。他愛好辭賦,所作詩歌受到楚辭的影響。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據漢武故事,劉徹行幸河東祭祀後土,在舟中和羣臣宴飲時所作。武帝本篇寫感秋,懷人和自傷老大的心情。


七哀詩   魏 - 王粲

王粲 (177 - 217),字仲宣,山陽高平人,生於漢靈帝熹平六年,卒於獻帝建安二十二年 ,年四十一歲。少年時期已被蔡邕稱為"有異才"。十七歲時避難到荊州,依附劉表十五年,後歸曹操。他以貴公子王孫 ,遭亂流離,詩賦多悲凉情調。在建安詩人中地位很高,是七子之冠。後人將他與曹植並稱。長於辭賦 ,著名的有初征,登樓,槐賦,征思等賦,詩如七哀詩,為哀感離亂之作。他以西京擾亂,往荊州依劉表,表以他貌寢體弱通侻而不甚重,粲居客中,時作鄉思 ,登樓賦即作於此時。

《樂府古題要解》說"七哀起於漢末",是當時的樂府新題。曹植和阮瑀也各有(七哀詩)一首。王粲的三首是不同時期所作。第一首寫亂離中所見 ,約作于初離長安時候。第二首是久客荊州,思鄉之作,與其(登樓賦)內容相似。第三首寫邊地荒寒,人民苦於戰亂。

西京亂無象,豺虎方遘患。復棄中國去,遠身適荊蠻。親戚對我悲,朋友相追攀。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飢婦人,抱子棄草間。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還 。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南登霸陵岸,迴首望長安。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

荊蠻非我鄉,何為久滯淫。方舟溯大江,日暮愁我心。山崗有餘映,巖阿增重陰。狐狸馳赴穴,飛鳥翔故林。流波激清響,猴猿臨岸吟。迅風拂裳袂,白露霑衣衿 。獨夜不能寐,攝衣起撫琴。絲桐感人情,為我發悲音。羈旅無終極,憂思壯難任。

邊城使心悲,昔吾親更之。冰雪截肌膚,風飄無止期。百里不見人,草木誰當遲。登城望亭隧,翩翩飛戍旗。行者不顧返,出門與家辭。子弟多俘虜,哭泣無已時 。天下盡樂土,何為久留茲。蓼蟲不知辛,去來勿與諮。

王粲   登樓賦    

雖信美而非吾土兮 ,曾何足以少留。

登茲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覽斯宇之所處兮,實顯敞而寡仇。挾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長洲。背墳衍之廣陸兮,臨皋隰之沃流。北彌陶牧,西接昭邱。華實蔽野,黍稷盈疇。雖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紛濁而遷逝兮,漫逾紀以迄今。情眷眷而懷歸兮,孰憂思之可任。憑軒檻以遙望兮,向北風而開襟。平原遠而極目兮,蔽荊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濟深。悲舊鄉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陳兮,有歸歟之歎音。鍾儀幽而楚奏兮,莊舄顯而越 吟。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

惟日月之逾邁兮,俟河清其未極。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騁力。懼匏瓜之徒懸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棲遲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將匿。風蕭瑟而並興兮,天慘慘而無色。獸狂顧以求群兮,鳥相鳴而舉翼。原野闃其無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悽愴以感發兮,意忉怛而慘惻。循階除而下降兮,氣交憤於胸臆。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


第一段說荊州地區的富美,第二段說思鄉懷歸,意思也就是說荊州非可久居之地。第三段說自己無從舒展抱負,而以所見的凄凉景物作為餘波 ,托出內心的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