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方寬烈)        郁達夫詩詞鈔    陸丹林前言   全文

郁達夫 (1896-1945),原名郁文,別署江南一布衣,春江釣徒等,浙江富春人。現代新文學家,著名詩人,小說家,散文家,1921年為"創造社"創始人之一。
太平洋戰爭期間,參與抗日行動,由新加坡逃至蘇門答臘,最後被日軍發現真正身分遇害。他和王映霞的婚姻歷程,更廣為傳播。很多學者都都對他的生平和作品以專集研究討論。此外 , 他的舊體詩詞也寫得有很高水平,深受閱讀者讚賞。其中二十首毁家詩紀,尤為著名。像其他,(病中示內)"生死中年兩不堪 ,生非容易死非甘",(釣臺題壁)"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又如"舊夢繁華已化煙 ,漸趨枯淡入中年","萬劫艱難病廢身,姓名雖在已非真","故人橫海寄詩來 ,辭比江南賦更哀"。至今在文學界仍傳誦不衰。 今次介紹他的一首"蝶戀花"詞,題為"前冬交識之一遊女":客堿菻銧似水 ,似水想思,也帶想思(一作辛酸)味。我本逢場聊作戲,可憐誤了多情你。 此去長安千萬里,地北天南,後會無期矣。忍淚勸君君切記,等閒莫負雛年紀。
於此可見他的感情豐富。
古舊時日,許許多多生活上的繁文瑣屑,傳統儀禮,今天現代的人除了不認識外,也因應社會進步,生活節奏,一切簡單化了。 正如這埵A介紹他的一首,西江月 題為賀救濟院舉辦之集團結婚或是被視為戲作的關係,後來將郁達夫作品結集的人,也許未必把它收入。 詞云:
昔日章台弱柳,今朝南國佳人。鴛鴦亂點譜翻新,太守名喬姓沈。    紅燭兩行幾對,春宵一刻千金。婚姻何必定條陳,縟禮繁文好省。
這樣輕鬆幽默的句語,在郁達夫作品中是難得一見。

郁達夫詩詞鈔

據本: 1962年4月 陸丹林編本       詩集中有陸丹林前言 (節錄編輯如下)   全文
郁達夫先生,是中國現代文學具卓越成就的作家之一,抗戰期間,他到南洋從事著述編譯工作,日本投降後,他遭到敵人暗殺。
達夫著作豐富,在生時,小說散文,出版了不少,詩詞集獨付缺如。當年我聽到他逝世的噩耗後,即開始收集輯存他的遺詩。從他的遺書尋覓,向他的親友們採訪,在報刊上公開徵求 ,書刊上鈔錄,經過一段長時間,連同他生前寫給我的一些詩詞,總共得了二百首。
達夫之所以好寫舊體詩,照他自己說法,是因為:"講到了詩,我(達夫自稱)又想起我的舊式想頭來了。目下流行的新詩,果然很好,但是,像我這樣懶惰無聊,又常想發牢騷的無能力者 ,性情最適宜的,還是舊詩。你弄到五個字,或者七個字,就可以把牢騷發盡。他這話雖然是別有懷抱,也可見得他喜歡寫舊體詩的原因。
他寫詩的技巧,受到李義山,杜牧之,王漁洋,黃仲則的影響很深。他的絕句,與杜牧之,龔定菴的風格更為接近。也有人指出,達夫的詩,最接近黃仲則,也很切合。
一般文藝作家的小說散文,是公開發表的,而詩詞多是自娛,或是寫給親友閱讀留念的。我們從他的詩詞中,也可以看得出舊日一個文人知識份子的一生坎坷,潦倒半生的縮影。從他的作品中 ,又可以看到不少盪氣迴腸,意志激昂的句子,讀者喜愛他的作品,留有深刻印象,不是沒有原因的。
詩詞採用編年體來安排,不敢說全部都是準確。有一點要說明,無題 - 毀家詩紀的二十首詩詞本事注,我把它刪去了。這些本事注,多有不盡不實地方,如把它照原稿附入,不特對死者無益,且對生者有損。


詞鈔

1925年

蝶戀花    贈前冬交識一遊女
客堿菻銧似水,似水相思,也帶相思(一作辛酸)味。我本逢場聊作戲,可憐誤了多情你。    此去長安千萬里,地北天南相會無期矣。忍淚勸君君切記,等閒莫負雛年紀。

金縷曲    時病杭州寄北京丁巽甫楊金甫
兄等平安否。記離時,都門擊筑(丁),漢皐賭酒(楊)。別後光陰駒過隙,又是一年將舊,怕說與新來病瘦。我自無能甘命薄。最傷心,母老妻兒幼。身後事,賴良友 。    半生積貯風雙袖。悔當初,千金笑,量珠論斗。往日牢騷今懶發,發了還要丟醜。且莫問,文章何有(二君當時催我詩稿於現代評論),即使續成秋柳稿,語荒唐,要被萬(才)人咒 。言不盡,弟頓首。

1926年

風流子    三十初度
小丑又登場,大家起,為我舉離觴。想此夕清尊,千金難買,他年回憶,未免神傷。最好是,題詩各一首,寫字兩三行。踏雪鴻蹤,印成指爪,落花水面,留住文章。    明朝三十一,數從前事業,羞煞潘郎。祗幾篇小說,兩鬢青霜。諒今後生涯,也長碌碌,老奴故態,不改佯狂。君等若來勸酒,醉死何妨。

1927年

揚州慢    寄映霞
客堨陰,黃梅天氣,孤燈照斷深宵。記春遊當日,儘湖上逍遙。自車向離亭別後,冷吟閒醉,多少無聊。况此際征帆待發,大海航招。    相思已苦,更愁余,身世蕭條。恨司馬家貧,江郎才盡,李廣難朝。却喜君心堅潔,情深處,夠我魂銷。叫真真畫堙A商量供幅生綃。

1934年

采桑子    和蘅子
當年同是天涯客,故里來逢,奇事成重。乍見真疑在夢中。    譜翻白石清新句,愛說飄蓬,意淡情濃。可惜今宵沒小紅。
減字木蘭花    寄劉大杰
秋風老矣,正是江州司馬淚,病酒傷時,休誦當年感事詩。    紛紛人世,我愛陶潛天下士。舊夢如煙,潦倒江湖一釣船。

1937年

滿江紅    閩子山戚繼光祠題壁
三百年來,我華夏威風久歇。有幾個如公成就,豐功偉烈。拔劍光寒倭寇膽,撥雲手指天心月。到如今,遺餅紀征東,民懷切。    會稽恥,終當雪。楚三戶,教秦滅。願英靈永保,金甌無缺。臺畔班師酣醉石,亭邊思子悲啼血。向長空灑淚酬千秋,蓬萊闕。
註: 民間流行之光餅,即戚繼光平倭寇時製以代餱糧者。

1939年

賀新郎
憂患餘生矣。縱齊傾錢塘江水,奇羞難洗。欲返江東無面目,曳尾塗中當死。恥說與,衡門牆茨。親見桑中遺芍藥,學青盲,假作癡聾耳。姑忍辱,毋多事。    匈奴未滅家何恃。由且他,鶯鶯燕燕,私歡彌子。留取吳鉤拚大敵,寶劍豈能輕試。殲小丑,自然容易。別有戴天仇恨在(一作不信倭寇終不敗),國倘亡,妻妾寧非妓。先逐寇 ,再彄雉。
(一作志在彼,不在此)(又作志在彼,且饒此)。
 


詩鈔

1921年

寄友
娥眉月上柳梢初,又向天涯別故居。四壁旗亭爭賭酒,六街燈火遠隨車。亂離年少無多淚,行李家貧只舊書。夜夜蘆根秋水長,憑君南浦覓雙魚。

席間口占一律
醉拍闌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殘。劇憐鸚鵡中州骨,未拜長沙太傳官。一飯千金圖報易,五噫幾輩出關難。茫茫煙水回頭望,也為神州淚暗彈。

西京客舍贈玉兒 二首
玉兒春病燕支淡,瘦損東風一夜花。鐘定月沉人不語,兩行清淚落琵琶。
猶有三分癖未忘,二分輕薄一分狂。祇愁難解名花怨,替寫新詩到海棠。

1924年

病中示內
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劇憐病骨如秋鶴,猶吐青絲學晚蠶。一樣傷心悲命薄,幾曾憤世作清談。何當放棹江湖去,淺水蘆花共結菴。

1925年

失題
生年十八九,亦作時世裝。而今英氣盡,謙抑讓人強。但覺幽居樂,千里來窮鄉。讀書適我性,野徑自迴翔。日與山水親,漸與世相忘。古人如可及,巢許共行藏。

1927年

寄映霞
朝來風色暗高樓,偕隱名山誓白頭。好事衹愁天妒我,為君先買五湖舟。
籠鵝家世舊門庭,鴉鳳追隨自愧形。欲撰西泠才女傳,苦無妙筆寫蘭亭。

1928年

懷揚州用姜白石小紅低唱我吹簫韻
亂擲黃金買阿嬌,窮來吳市再吹簫。簫聲遠渡江淮去,吹到揚州廿四橋。

遊普陀作
山谷幽深杖策尋,歸來日色已西沉。雲濤怒擊玲瓏石,洗盡人間絲竹音。

史可法祠有感
三百年來土一丘,史公遺愛滿揚州。二分明月千行淚,併作梅花嶺下秋。

蕭寺夜坐示大慈自在
逋竄禪房日閉關,夜窗燈火照孤山。此間事不為人道,君但能來與往還。

釣臺題壁
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劫數東南天作孽,雞嗚風雨海揚塵。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

1929年

贈史君
未免三分名士氣,半生清苦理應該。明州人物無多子,亂世文章出異才。立志當如史可法,填詞漫學賀方回。長君一日為師友,歲暮題詩代折梅。

晚興
斜陽已下小山坡,早月迎涼映女蘿。幽室人疑孤島住,危欄客數陣鴻過。煙絲裊裊抽愁出,花氣愔愔釀夢多。惻楚輕寒縈晚興,衹應茗椀與銷磨。

擬唐人作
碧水流丹映晚霞,寒梅落盡又春華。深閨少婦樓頭望,怕見風欺楊柳斜。

1932年

北征雜感 二首
傷心忍見秣陵秋,梁燕爭盓膝憐活C一着何人輸始了,平西耿尚不同仇。(過南京)
秋雨秋風遍地愁,戒嚴聲媢L徐州。黃河偷渡天將晚,又見清流下濁流。(過徐州濟南)
(遍一作滿)(下一作葬)

王薇子以陳紫荷秋風馬背圖索題
一幅青春失意圖,殘山賸水認模糊。秋風馬背仙霞嶺,載得船娘九姓無。

過西溪法華山覓厲樊榭墓不見
曾從詩記見雄文,直到西溪始識君。十里法華山下路,亂堆何處覓遺墳。
(何一作無)

訪風木菴等名勝偶感寄映霞
一帶溪山曲又彎,秦亭回望更清閒。沿途都是靈宮殿,合共君來隱此間。

過岳墳有感時事
北地小兒耽逸樂,南朝天子愛風流。權臣自欲成和議,金虜何嘗要汴州。屠狗猶拚弦下命,將軍偏惜鏡中頭。饒他關外童男女,立馬吳山志未酬。

登南高峯
病肺年來慣出家,老龍井上煮桑芽。五更衾薄寒難耐,九月秋遲桂始花。香暗時挑閨夢堙A眼明不吃雨前前茶。題詩報與霞君道,玉局參禪興正賒。
(秋遲一作山深)(霞君一作朝雲)

1933年

贈諸暨西施廟中老人陳蔚文
五洩歸來又看溪,澣紗遺迹我重題。陳侯多事搜文獻,施女何妨便姓西。
(陳侯一作陳郎)

過義烏
駱丞草檄氣堂堂,殺敵宗爺更激昂。別有風懷忘不得,夕陽紅樹照烏傷。

蘭溪棲真寺題壁
紅樹青溪水急流,蘭江風物最宜秋。月明州畔琵琶響,絕似潯陽衣泊舟。

過蘭江有感
阿奴生小愛梳妝,屋住蘭舟夢亦香。望煞江郎三片石,九姑東去不還鄉。

鳳凰山懷湯顯祖
濲水磯頭半日遊,亂山高下望衢州。西江兩岸沙如雪,詞客曾經此繫舟。
(曾經此一作東來一)

醉宿杏花村
十月清陰水拍天,湖山雖好未容顛。但憑極賤杭州酒,爛醉西泠岳墓前。
秋曰偕曾蔭千遊金華黃志雄導遊北山諸勝並示新輯雙龍紀勝讀後贈題
金華山下雙龍窟,湮迹人間二百年。好是黃郎身手健,鑱開洞府拜真仙。
北山回首暮煙橫,落日寒郊草木驚,遊罷洞天三十六,歸來辛苦記初平。

1934年

步何君半山娘娘廟題壁
春愁如水刀難斷,村釀偏醇醉易狂。笑指朱顏稱白也,亂拋青眼到紅妝。上方鐘定夫人廟,東閣詩成水部郎。看遍野梅三百樹,皐亭山色暮蒼蒼。

車過臨安所見
泥壁茅篷四五家,山茶初茁兩三芽。天晴男女忙農去,閒煞門前一樹花。

琴操墓前
山既玲瓏水亦清,東坡曾此訪雲英。如何八卷臨安志,不記琴操一段情。

西天目妙高峯雪未消因霜禪源寺
二月春寒雪滿山,高峯遙望皖東關。西來兩宿禪源寺,為戀林間一水灣。

東天目昭明太子分經臺
武帝情深太子賢,分經臺上望諸天。自從兵馬迎歸後,寂寞人間五百年。
(五百年一作幾百年)

登東天目絕頂大仙峯望錢塘江
仙峯絕頂望錢塘,鳳舞龍飛兩乳長。好是夕陽金粉堙A眾山濃紫大江黄。

出昱嶺關
盤旋曲折幾多彎,歷盡千山與萬山。北去更無三宿戀,西來又過一重關。地傳洙泗溪爭出,俗近江淮語轉蠻。衹限征車留不得,讓他桃李領春寒。
(轉一作略)

屯溪夜泊
新安江水碧悠悠,兩岸人家散若舟。幾夜屯溪橋下夢,斷腸春色似揚州。

登白嶽齊雲仙境,徘徊半日,感慨繫之,因不上黃山,到此乃西遊終點也。
白嶽雄峯朵朵奇,方巖無此巨靈姿。道家七二神仙府,第一清虛境在斯。
萬曆崇禎迹尚新,斷碑無數紀明臣。珍珠簾外桃花落,日暮空山獨愴神。
回首齊雲日半暝,黃昏燈火出休寧。明朝又入紅塵去,人海中間一點萍。
養生無物衹煙霞,遊記居然號作家。一事堪同坡老比,我行稍過浙西涯。

三月初九過岳王墓下改舊作
憑此湖山又日曛,回車來拜大王墳。蟲沙早已喪三鎮,猿鶴何堪張一軍。河朔奇勛歸魏絳,江南朝議薄劉賁。可憐五百男兒血,空化田橫島上雲。
(憑此一作憑眺)

題寧海干人俊天台遊草
久缺胡麻飯一杯,每因流水想天台。何當手把神仙卷,玉闕瓊樓遍歷來。

青島雜詩
萬斛濤頭一島清,正因死士義田橫。而今劉豫稱齊帝,唱破家山飾太平。
青島名不見於經傳,俗傳附以田橫事迹者,姑妄從之
(
家山一作江山)
果樹槐秧次第成,嶗山一帶色菁菁。民風東魯仍儇薄,到處瓜田有夜棚。
去嶗山路上,瓜田中多設棚臺以守夜,有婦女輩在臺上裁衣綴屨者。
柳臺石屋接澄潭,雲霧深藏蔚竹菴。十里青溪千尺瀑,果然風景似江南。

自那樹臺東至靛缸灣,蔚竹菴等處
堂堂國士盈朝野,不及欒家一女郎。舞到劍飛人隱處,月明滿地滾清霜。
欒女士秀雲為舞劍
京塵回首十年餘,尺五城南隔巷居。記否皖公山下別,故人張祿入關初。
遇鄧仲純,十年前北京鄰舍也。安慶之難,蒙君事前告知,得脫
鄧家姊妹似神仙,一愛樓居一愛顛。握手悽然傷老大,垂髻我尚記當年。
仲純二女繹生,宛生,性情相反,十年不見,居然長大成人矣
(網主按: 垂髻或是垂髫之誤植)
王後盧前意最親,當前同醉大江濱。武昌明月嶗山海,各記東坡賦堣H。

與揚振聲別亦七年
共君日夜話錢塘,不覺他鄉異故鄉。頗感唐人詩意切,并州風物似咸陽。
居停主人駱六橋,錢塘人,日日話杭州,幾忘身在東海濱也
湛山一角夏如秋,汪酒盧茶各贈投。他日倘修流寓志,應書某為二公留。
汪靜之,盧叔桓招我來青島,授餐設館,款待殷勤,愧無以報耳。
一將功成萬馬瘖,是誰縱敵教南侵。諸君珍重春秋筆,記取遺民井底心。
贈正報,光華報,閔龍井蜂巢諸同人及前民國日報蕭覺先

1935年

步陸竹天五律一首
叔世天難問,危邦德竟孤。臨風思猛士,借酒作清娛。白眼尊前露,青春夢堜I。中年聊落意,累贅此微軀。

萬安橋頭閒步憶舊遊
半堤桃柳半堤煙,急景清明穀雨前。相約皐亭山下去,沿河好看進香船。

龍門坑紀遊
小和山下蛟龍廟,聚族安居二百家。好是陽春三月暮,沿途開遍紫藤花。

誌三兒耀春之殤
贏博之間土已陳,千秋亭畔草如茵。虛堂月落星繁夜,泚筆為文記耀春。
命似潘兒過七旬,佯啼假笑也天真。兩年掌上晨昏舞,慰我黔婁一般貧。
跬步還須阿母扶,褰裳言語尚模糊。免教物在人亡後,燒去紅綾半幅襦。
明眸細齒耳垂長,玉色雙拳帶乳香。收取生前兒戲具,筠籠從此不開箱。
魂魄何由入夢來,東西岐路費疑猜。九原怕有人欺侮,埋近先塋為樹槐。
生少排行列第三,阿戎原是出青藍。憐他阮籍猖狂甚,來附荒墳作醉談。
(來附一作來對)

乙亥元旦日讀陳龍川集有感時事
大地春風十萬家,偏安原不損繁華。輸降表已傳關外,冊帝文應出海涯。北闕三書終失策,暮年一第亦微瑕。千秋論定陳同甫,氣壯辭雄節較差。

滬杭車窗即景
男種秧田女摘茶,鄉村五月苦生涯。先從水旱愁天意,更怕秋來賦再加。

為劉開渠題畫
扁舟來往煙波堙A家住桐州九里深。曾與嚴公留密約,魚多應共醉花陰。

為姜丹書題丹楓紅葉圖
難得多情范致能,愛才賢譽滿吳興。秋來十里松陵路,紅葉丹楓樹幾層。

季夏得語堂自天目禪源寺來書戲成一絕欲寄而未果
遠得林侯一紙書,為言清絕愛山居。禪房亦有何周累,結習從知不易除。
(林侯一作林公)

海上候曼兄不至回杭後得牯嶺逭暑詩步韻奉答並約重九日同去富陽
語不驚人死不休(借用杜句),杜陵詩祇解悲秋。朅來夔府三年住,未及彭城百日留。為戀湖山傷小別,正愁風雨暗高樓。重陽好作茱萸會,花萼江邊一夜遊。

中秋夜無月風緊天寒訪詩僧元禮共飲江干醉後成詩仍步曼兄牯嶺逭暑韻
兩度乘閒訪貫休,前逢春盡後中秋。偶來邃閣如泥飲,便解貂裘作質留。吳地寒風嘶朔馬(僧關外人也),庾家明月淡南樓 。東坡水調從頭唱,醉筆題詩記此遊。

自萬松嶺至鳳山門懷古有作
五百年間帝業微,錢塘潮不上漁磯。興亡自古緣人事,莫信天山乳燕飛。

四十初度感賦
卜築城東事偶然,種瓜敢詠應龍篇。但求飯飽牛衣暖,苟活人間再十年。
(城東一作東門)

昨日東周今日秦,池魚那復辨庚辛。門前幾點冬青樹,便算桃源洞堿K。

陸丹林出示所藏諸真長病起樓圖率賦四章
展卷同看病起樓,恍然舊地作重遊。分明畫堜I難出,祗覺真長在上頭。
痛絕人琴又一春,市樓清夢久成塵。披圖彷彿談詩夜,不見當年病起人。
病起樓從畫奡M,畫師筆墨似雲林。(圖為昔年同硯鄭午昌所作)不須畫出鄰人笛,滿目山陽已不禁。
朱(炎午)陸(丹林)刊詩溯昔遊,昔遊人去畫存留。而今畫堶型搧e,記得相逢在市樓。
(余識諸真長(宗元)於?亞子招宴新雅酒家,同席者有劉三,陸丹林,朱炎午,馬君武,陳陶遺,經亨頤,黃賓虹,胡樸安,林庚白)

和劉大杰秋興
舊夢豪華已化煙,漸趨枯淡入中年。愁無饘粥堪娛老,那有情懷更放顛。乞酒豈能千日醉,看囊終要半文錢。滿城風雨重陽近,欲替潘詩作鄭箋。

詠西子湖
樓外樓頭雨似酥,淡妝西子比西湖。江山也要文人捧,堤栁而今尚姓蘇。

雙十節過富春江
三分天下二分亡,四海何人弔國殤。偶向西臺臺畔過,苔痕猶似淚淋浪。
(偶一作昨)

1936年

夜偕陳世鴻宿鼓山
我住大橋頭,窗對湧泉寺。日夕望遙峯,苦乏雙飛翅。夜興發遊山,乃遂清
淒志。暗雨濕衣襟,攀登足奇致。白雲拂面寒,海風松下恣。燈火記來程,回頭
看再四。久矣厭塵囂,良宵欣靜閟。借宿贊公房,一洗勞生卒鳥
(卒鳥合為一字)。

贈閩報同人
大醉三千日,微吟又十年。衹愁亡國後,營墓更無田。

贈光華報同人
閩中風雅賴扶持,氣節應為弱者師。萬一國亡家破後,對花灑淚豈成詩。

下鼓山回望
夜宿湧泉雲霧窟,朝登朱子讀書臺。怪他活潑源頭水,一去千年竟不回。

題龔芝蔍三十二芙蓉齋集
尚書白髮老江河,卅二芙蓉句不磨。未必臨危艱一死,多因無奈顧橫波。

感懷
六陵遙種冬青樹,笑擲乾坤再出家。鋏有寒光消鬱怒,集無名句比秋笳。朝雲未劫終塵土,楊愛前身是柳花。參透色空真境界 ,一瓶一缽走天涯。
(秋一作愁)

步何熙曾遊鼓嶺白雲洞韻
朅來閩海半年留,歷歷新知與舊遊。欲借清明修禊事,却嫌芳草亂汀洲。整衣好上蟠龍徑,喚雨教添浴鳳流。自是巖居春寂寞,洞中人似白雲悠。

歲暮窮極有某府憐其貧屬為撰文因用釣臺題壁韻作答
萬劫艱難病廢身,姓名雖在已非真。多情鮑叔能憐我,衹怕灌夫要罵人。泥馬縱驕終少骨,坑灰未死待揚塵。國門呂覽應傳世 ,何必臣雄再劇秦。

題閩縣陳貽衍西湖紀遊畫集
南渡江山氣不雄,錢塘蘇小可憐蟲。料應懷古添惆悵,畫得西湖爾許工。
南北高峯六小橋,英雄悲憤女兒嬌。縱君畫盡生花樣,難挽湖山氣寂寥。
武夷三十六峯雄,九曲清溪境不同。山水若從奇處看,西湖終是小家容。
我自浙東來閩海,君從燕北上蘇堤。他年歸隱西湖去,應對春風憶建溪。

冬日車過有明灣頭
望雲仙似蔣山,澄波如夢有明灣。逢人怕問前程驛,一水東航是馬關。

1937年

改前人詠長城句
秦築長城比鐵牢,當年城北豈知勞。可憐一月初三夜,白送他人作戰壕。

春日偕廣洽法師訪高僧弘一於日光巖蒙贈佛法導論諸書歸福州後續成長句却寄
不似西泠遇駱丞,南方有意訪高僧。遠公說法無多語,六祖傳真祇一燈。學士清平彈別調,道宗宏議薄飛昇。中年亦具逃禪意,兩道何周割未能。

1938年

郭沫若自長江戰線歸來談及寒衣與文人少在前方等事
洞庭木落雁南飛,血戰初酣馬正肥。江上征人三百萬,秋來誰與寄寒衣。
文人幾個是男兒,古訓寧忘革裹屍。誰繼南塘征戰迹,二重橋上看降旗。

黃花崗烈士紀念節有感
年年風雨黃花節,熱雨齊傾烈士墳。今日不彈閒涕淚,揮弋先草冊倭文。

從漢皐至辰谿流亡途中口占
國破家亡此一時,側身天地我何之。同林自願雙棲老,大難寧存半境差。豈為行吟來楚澤,終期結綬到南枝。月明三徑垂楊下,元白傳杯各記詩。

偕君左學藝及易黃諸女伴泛舟南湖展墓采菱晚至西竺山翌日聯句
戎馬餘閒暫息機(郁),南湖清露濕荷衣(易)。釆菱兒女歌清越,展墓漁樵話式微(郁)。十里波光流暑去,兩船鬢影帶(一作載)香歸(易)。魯陽戈在能揮日 ,為弔張顛款寺扉(郁)。

劉院長招飲西竺山沿花姑堤一帶風景絕佳與君左口唱仍用微韻
西竺山前白鷺飛(郁),花姑堤下藕田肥。柳陰閒繫瓜皮艇,茅舍新開杉木扉(易)。藤蔓欲攀張網架,牛羊也戀釣魚磯 。桃源此去無多路(郁),天遣詩人看落暉(易)。

日寇陷滬陸丹林逃難香港郵示諸家題詠紅樹室書畫集感賦却寄
不將風雅薄時賢,紅樹室中別有天。為問倉皇戎馬日,渡江載得幾名篇。

雜感寄若瓢和尚
離愁蹙蹙走天涯,聞道南臺又駐車。亂後倘逢應失笑,一盤清賬亂如麻。
莫懺泥途曳尾行,萬千恩怨此時情。念家山破從何說,地老天荒曳尾生。

抵星洲感賦
生同小草思酬國,志切狂夫敢憶家。張祿有心逃魏辱,文姬無奈咽胡茄。寧辜宋里東鄰意,忍棄吳王舊苑花。不欲金盤收覆水,為誰憔悴客天涯。

1939年

廿八年元旦因公赴檳榔嶼聞有汪電主和之謠車中賦示友人
飛車高臥過垂虹,草驛燈昏似夢中。許國敢辭千里役,忍寒還耐五更風。神州舊恨遺徐福,南粵新謠怨蒯通。捲土重來應有日,俊豪子弟滿江東。

抵檳城後見有飯店名杭州者鄉思縈懷夜不成寐窗外舞樂不絕用謝枋得武夷山中詩韻吟成一絕
故園回去已無家,傳舍名留炎海涯。一夜鄉愁消未得,隔窗聽取後庭花。

雲霧登升旗山菊花方開
好山多半被雲遮,北望中原路正賒。高處旗升風日淡,南天冬盡見秋花。

楚璞謂升旗山似匡廬因演其意
匡廬曾記昔年遊,掛席名山孟氏舟。誰分倉皇南渡日,一瓢猶得住瀛洲。

無題     一名毀家詩紀
離家三日是元宵,燈火高樓夜寂寥。轉眼榕城春欲暮,杜鵑聲媢L花朝。
擾亂中原苦未休,安危運繫小瀛洲。諸娘不改唐妝束,父老猶思漢冕流。忽報秦關懸赤幟,獨愁大劫到清流。昇升兒子終豚犬,帝豫當年亦姓劉。
中元後夜醉江城,行過嚴關醉未酲。寂寞渡頭人獨立,滿天明月看潮生。
寒風陣陣雨蕭蕭,千里行人去路遙。不是有家歸未得,鳲鳩已占鳳凰巢。
(丹林按:此為福州天君廟籤,達夫於無意中拈得,收入詩中者。)
千里勞軍此一行,計程戒驛慎宵征。春風漸綠中原土,大纛初明細柳營。磧婺M壕連作寨,江東子弟妙知兵。驅車直指彭城道 ,竚看雄師復兩京。
水井溝頭血戰酣,台兒莊外夕陽曇。平原立馬凝眸處,忽報奇師捷邳郯。
清溪曾載紫雲回,照影驚鴻水一隈。州似琵琶人別抱,地猶稽郡我重來。傷心王謝堂前燕,低首新亭泣後杯。省識三郎腸斷意,馬嵬風雨葬花魁。
鳳去臺空夜漸長,挑燈時展嫁衣裳。愁教曉日穿金縷,故繡重幃護玉堂。碧落有星爛昂宿,殘宵無夢到橫塘。武昌舊是傷心地,望阻侯門更斷腸。
敢將眷屬比神仙,大難來時倍可憐。楚澤儘多蘭與芷,湖鄉初度日如年。綠章迭奏通明殿,朱字勻鈔列女篇。亦欲賃舂資德曜,扊戶多(上從戶下從多,合為一字)初譜上鯤絃。
(亦欲一作亦願)(初一作新)
猶記當年禮聘勤,十年沽酒聖湖濆。頻燒絳蠟遲宵柝,細煮龍涎涴宿熏。佳話頗傳王逸少,豪情不減李香君。而今勞燕臨歧路 ,腸斷江東日暮雲。
戎馬間關為國謀,南登太姥北徐州。荔枝初熟梅妃里,春水方生燕子樓。絕少閒情憐姹女,滿懷遺憾看吳鉤。閨中日課陰符讀,要使紅顏識楚仇。

貧賤原知是禍胎,蘇秦初不慕顏回。九州鑄鐵終成錯,一飯論交竟自媒。水覆金盤收半勺,香殘心篆看全灰。明年陌上開花日,愁聽人歌緩緩來。
(水覆金盤收半勺,香殘心篆看全灰。一作昨夜剛逢牛女會,他生再卜鳳凰臺)(明年一作最愁,愁聽一作怕聽)
並馬シ己(シ己合為一字)州看木奴,黏天青草覆重湖。向來豪氣吞雲夢,惜別清啼陋鷓鴣。自願馳驅隨李廣,何勞叮囑戒羅敷。男兒只合沙場死 ,豈為凌煙閣上圖。
汩羅東望路遙遙,鬱怒熊熊火未消。欲駕飛濤馳白馬,瀟湘浙水可通潮。
急管繁絃唱渭城,愁如大海酒邊生。歌翻桃葉臨官渡,曲比紅兒憶小名。君去我來他日訟,天荒地老此時情。禪心已似冬枯木,忍再拖泥帶水行。
此身已分炎荒老,遠道多愁驛遞遲。萬死干君唯一語,為儂和順撫諸兒。
(和順一作清白)
去年曾宿此江濱,歸夢依依繞富春。今曰梁空泥落盡,夢中難覓去年人。
千里行程暫息機,江山依舊境全非。身同華表歸來鶴,門掩桃花謝後扉。老病樂天腰漸減,高秋樊素貌應肥。多情不解朱翁子,驕俗何勞五牡騑。
一紙書來感不禁,埋頭長夜帶愁吟。誰知元鳥分飛日,猶賸冤禽未死心。秋意著人原瑟瑟,侯門似海故沉沉。沈園舊恨從頭數,淚透蕭郎蜀錦衾。

題淡然手冊
風雨雞鳴夜共更,浮雲聚散總關情。況當烽火連天際,愁絕臨崖是此行。

贈萬印樓主張斯仁
亂世難期獨善身,技能精一始全真。陽冰妙篆山農印,同是千秋處士珍。

前在檳城偶吟俚句南洋詩友和者如雲近有所感再叠前韻重作三章郵寄丹林當知余之邇來心境
歸去西湖夢堮a,衣冠憔悴滯天涯。沈園可有春消息,憶煞橋邊野草花。
縱移團扇面難遮,曳尾塗中計尚賒。新得天隨消遣法,青泥梳剔濯蓮花。
投荒大似屈原遊,不是逍遙范蠡舟。忍淚報君君莫笑,新營生壙在星洲。

南天酒樓餞別感賦
自剔銀燈照酒卮,旗亭風月惹相思。忍拋白首盟山約,來譜黃衫小玉詞。南國固多紅豆子,沈園差似習家池。山公大醉高陽後,可是傷心為柳枝。
愁懷端賴麴生開,厚地高天酒一杯。未必有情難遣此,本來無物却沾埃。楊枝上馬成馳騁,桃葉橫江去不回。醉後何須人臥鍤,笑他劉阮是庸才。

有寄
大堤楊柳記依依,此去離多會自稀。秋雨茂陵人獨宿,荊風棘野雉雙飛。縱無七子齊哀社,猶有三春各戀暉。愁聽燈前談笑語,阿娘真個幾時歸。

1940年

題林建深山讀易圖
讀易思行健,聽泉感歲秋。山中閒日月,應為故人留。

題林建題匡廬圖
彭郎依舊小姑單,幾葉輕舠懶下灘。為戀匡廬山色好,秋來楓葉半林丹。

和曾廣勳贈詩
十載春申憶舊遊,江關詞賦動離愁。五噫誰會梁鴻意,對鏡摩挲惜此頭。
尺枉何由再直尋,蘭成哀思及時深。美人香草閒情賦,豈是離騷屈宋心。
萬水千山老貫休,滿堂花醉我何求。烽煙曠劫三吳遍,滄海乘桴詠四愁。
野老江頭酒任賒,醉來試卜學張華。終期埋近要離塚,那有狂夫不憶家。

和馮白樺重至五羊城原韻
侏儒處處馳飛馬,博士年年伴瘦羊。薄有文章驚海內,竟無饘粥潤詩腸。敢誇鄰女三秋望,忝受涪翁一瓣香。斗升微名成底事,詞人身世太凄涼。

贈曾夢筆
不合i家事遠征,漫天風雨聽雞鳴。南天幾斷杯中酒,此夕何妨盡醉傾。

庚辰冬錄舊作小遊詩贈胡浪漫
笑指腮中半月痕,輕紅可似落花魂。衹因曾與麻姑約,爭摘黃精一寸根,

1941年

贈韓槐準
賣藥蘆中始識韓,轉從市隱憶長安。不辭客路三千里,來啖紅毛五月丹。身似蘇髯羈嶺表,心隨謝羽哭嚴灘。新亭大有河山感,莫作尋常讌會看。

為韓槐準題徐悲鴻喜馬拉雅山遠眺圖
寰宇高寒此一峯九州無奈陣雲封。何當重踏崑崙頂,笑指蝸牛角上蹤。

徐悲鴻雞竹為韓槐準作
紅冠白羽曳經綸,文質彬彬此一身。雲外有聲天破曉,蒼筤深處臥斐真。

張善子黃山圖用李西浪讓畫詩韻
初從白嶽拜黃峯,再接硃砂雨後容。劫後倘完三宿願,石牀應去伴虬龍。
(余兩過黃山,未登絕頂。抗戰軍興,巡視防務。至屯溪遇雨,曾至硃砂泉一浴)
李膺能讓張顛畫,曠達情懷似古人。留得藝人真逸史,大風堂下海揚塵。

贈王沉
鳶肩火色長如此,我馬玄黄又日曛。黯盡輪蹄霜盡鬢,滿山風雪最憐君。

題趙少昂畫虎
怒目視中原,嘷聲震山谷。風雲筆底生,譽虎致三祝。
(葉譽虎先有題句)

黃花節日與星洲同仁集郭嘉東椰園遙祭繼以觴詠攝影同仁囑題照後藉贈園主
椰林風月比平泉,遙祭黃花海角天。難得主人能好客,諸孫清慧令公賢。

題照片贈郭開菊開蘭姊妹
椰園人似月中仙,秋菊春蘭各自妍。南國重賡邦媛志,林宗林下記雙賢。
(重賡一作續修)

聞楊雲史遽逝九龍
庾信哀時賦未完,將星遽報隕詩壇。江東渭北縈懷久,王後盧前位置難。交誼死生尊季札,參軍鹽鐵識桓寬。最憐家祭傳遺訓 ,猶盼王師滅賀蘭。

讀陳孝威致羅斯福書後
太學上書關國運,廣陵草檄懾權臣。儒生未必全無用,紙上談兵筆有神。

中秋口號
三湘刁斗聽淒清,舉目中秋月正明。索句深宵人寄感,傾杯對座客多情。每懷舊雨天涯隔,尚有疑雲海上生。圓缺竟何關世事,江流不斷咽悲聲。

題徐悲鴻畫梅
花中巢許耐寒梅,香滿羅浮小雪時。各記興亡家國恨,悲鴻作畫我題詩。

自歎
相看無復舊家庭,賸有殘書擁畫屏。異國飄零妻又去,十年恨事數番經。

止園祖餞悲鴻席上偶成
夜雨平添水閣寒,炎荒今始覺衣單。叨陪孺子陳蕃榻,此日清遊夢一般。

1942年

星洲既陷阨蘇島困孤舟中賦此見志
傷亂倦行役,西來又一關。偶傳如夢令,低唱念家山。海闊迴潮緩,風微夕照殷。願隨南雁侶,從此賦刀環。

離亂雜詩
又見名城作戰場,勢危纍卵潰南疆。空梁王謝迷飛燕,海市樓臺咒夕陽。縱欲窮荒求玉杵,可能苦渴得瓊漿。石壕村與長生殿,一例釵分惹恨長。
望斷天涯尺素書,吧城消息近何如。亂離魚雁雙藏影,道阻河梁再卜居。鎮日臨流懷祖逖,中宵舞劍學專諸。終期舸載夷光去,鬢影煙波共一廬。
夜雨江村草木欣,端居無事又思君。似聞島上烽煙急,衹恐城門玉石焚。誓記釵環當日語,香餘繡被隔年薰。蓬山咫尺南溟路,哀樂都因一水分。
謠諑紛紜語迭新,南荒末劫事疑真。從知刊上終兒戲,坐使咸陽失要津。月正圓時傷破鏡,雨淋鈴夜憶歸秦。兼旬別似三秋隔,頻擲金錢卜遠人。
久客愁看燕子飛,呢喃語軟洩春機。明知世亂天難問,終覺離多會漸稀。簡札浮沉殷羨使,淚痕斑駁謝莊衣。解憂縱有蘭陵酒,淺醉何由夢洛妃。
却喜長空播玉音,靈犀一點此傳心。鳳凰浪跡成凡鳥,精衛臨淵是怨禽。滿地月明思故國,窮途裘敞感黃金。茫茫大難愁來日,賸把微情付苦吟。
猶記高樓訣別詞,叮嚀別後少相思。酒能損肺休多飲,事決臨機莫過遲。漫學東方耽戲謔,好呼男八是男兒。此情可待成追憶,愁絕蕭郎鬢漸絲。
多謝陳蕃掃榻迎,欲留無計又西佂。偶攀紅豆來南國,為訪雲英上玉京。細雨蒲帆遊子淚,春風楊柳故園情。河山兩戒重光日 ,約取金門海上盟。
飄零琴劍下巴東。未必蓬山有路通。亂世桃源非樂土,炎荒草澤盡英雄。牽情兒女風前燭,草檄書生夢堨\。便欲揚帆從此去,長天渺渺一征鴻。
千里馳驅自覺痴,苦無靈藥慰相思。歸來海角求凰日,却似隆中抱膝時。一死何難仇未復,百身可贖我奚辭。會當立馬扶桑頂,掃穴犂庭再誓師。
草木風聲勢未安,孤舟惶恐再經灘。地名末旦埋蹤易,楫指中流轉道難。天意似將頒大任,微軀何厭忍飢寒。長歌正氣重來讀,我比前賢路已寬。
(轉道一作轉棹)

贈陳金紹
十年久作賈胡遊,殘夜蠻荒迭夢秋。若問尊前惆悵事,故鄉猿鶴動人愁。

1944年

無題四首用前無題詩中四律原韻
洞房紅燭禮張仙,碧玉風情勝小憐。惜別文通猶有恨,哀時庾信豈忘年。催妝何必題中饋,編集還應列外篇。一自蘇卿羈海上,鸞膠原易續心絃。
玉鏡臺邊笑老奴,何年歸去長西湖。都因世亂飄鸞鳳,豈為行遲泥鷓鴣。故國三千來滿子,瓜期二八聘羅敷。從今好劍風雲筆,試寫滕王蛺蝶圖。
贅秦原不為身謀,攬轡猶思定十洲。誰信風流張敞筆,曾鳴悲憤謝翱樓。彎弓有待山南虎,拔劍寧慚帶上鈎。何日西施隨范蠡,五湖煙水洗恩仇。
老去看花意欲勤,巴東景物似湖濆。酒從雨月莊中貴,香愛觀音殿娷。水調歌頭初按拍,摩訶池上却逢君。年年記取清秋節,雙槳臨風接紫雲。

胡邁來詩會有所感步韻以答
故人橫海寄詩來,辭比江南賦更哀。舊夢憶同蕉下鹿,此身真似劫餘灰。歡聯白舍居千日,淚灑新亭酒百杯。衰朽自憐劉越石,祇今起舞要催雞。


年份未詳者

許儂赤手拜雲英,未嫁羅敷別有情。解識將離無限恨,陽關只唱第三聲。
夢隔蓬山路已通,不須惆悵怨東風。他年來領湖州牧,會向君王說小紅。
楊柳梢頭月正圓,搖鞭重寫定情篇。此身未嫁因親老,請守清閨再五年。
立馬江潯淚不乾,長亭訣別本來難。憐君亦是多情種,瘦似南朝李易安。
一紙家書抵萬金,少陵此語感人深。天邊鴻雁池中鯉,切莫臨風惜爾音。
朔風凛冽夜沉沉,獸炭書燈識此心。君去吳頭儂楚尾,知君千里抱孤衾。
笑不成歡獨倚樓,懷人望斷海南州。他年縱得封侯日,難抵春閨一夜愁。
十載風塵一腐儒,暮雲千里望皇都。紫荊庭外飛花未,銀鱠江南入夢無。
衙散想曾參廟市(曼兄嗜古玩),時平也合讀陰符(浩兄本學陸軍)。却緣家有元方在,贏得人間說小蘇。
昨夜星辰昨夜風,一番花信一番空。相思情淚知多少,染得衣裳爾許紅。

遷杭有感時風雨茅廬落成(1936年)
冷雨埋頭四月初,歸來飽食故鄉魚。范睢書術成奇辱,王霸妻兒愛索居。
傷亂久嫌文字獄,偷安新學武陵漁。商量柴米安排定,妥向湖塍試鹿車。


斷句
十五年前記舊遊,當年遊侶半荒侶。
西興口占
落日半江紅欲紫,幾星燈火點西興。

-----------------------------------------------------------------------------------------------------------------------------------
附錄:  

怪來絲米盤盤賤,我替耕夫織女愁

(郁達夫生前未發表的詩)
郁達夫以作家和詩人聞名於世,書法藝術也頗有功力。因此,在他殉難半個多世紀後,其墨寶也成為文物。 在這些墨寶中,有些是郁達夫把自的詩作書贈友人。 有的已收入其文集,也有些在其生前從未發表,屬佚詩。 1998年,福州辛亥革命紀念館負責人告訴我,他在一位中學教師陳捷先生家看到一幅郁達夫墨寶,是一首詩。 筆者獲邀一同前往欣賞,並蒙陳捷先生惠贈詩幅照片,按原文轉錄如下:  十日錢江水急流,滿天梅雨壓杭州。怪來絲米盤盤賤,我替耕夫織女愁。   癸酉夏居杭十日,梅雨連朝   下面落款是郁達夫,並鈐有兩方印章(郁達夫,和家在富春江上)。  可惜上款不知何故全缺,因而不知書贈何人,十分可惜。
(陳松溪)
----------------------------------------------------------------------------------------------------------------------------------------
生太飄零死亦難,寒灰臘淚未應乾

郁達夫在新文學的成就,近代文學界早有定論。對他的詩學,近年也有人研究。郭沫若和他是老朋友,也是留日同學,對他可說更為了解。郭沫若評說:"他的舊詩詞比他的新小說更好 。。。。。。耐人尋味"。
的確,郁達夫不失為詩人之才,古典文學修養很深。他的詩有杜牧的清麗,李商隱的纏綿,更有黃仲則的多愁善感。他早年寫的"懊惱",其中一首寫道:
生太飄零死亦難,寒灰臘淚未應乾。當年薄倖方成恨,莫與多情一例看。
透出了他的詩風受過李杜的影響。後來流落星洲,印尼時所寫的律詩,如亂離雜詩,幾可直追李商隱而無愧,其纏綿悱惻,感慨低徊及用典遣詞之精當,頗具唐音。
當郁達夫流轉於印尼時,有一首離亂詩寫得慷慨激昂,正氣凛然:
草木風聲勢未安,孤舟惶恐再經灘。地名末旦埋蹤易,楫指中流轉道難。天意似將頒大任,微軀何厭忍飢寒。長歌正氣重來讀 ,我比前賢路已寬。
郁達夫終也實踐了正氣的誓言,無愧於民族節氣。
(觀海錄 - 曾敏之)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